Global Business Guide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Sign up for the GBG Indonesia Quarterly Business Intelligence Report for the latest news on your sector.
Sign Up
能源 | 印尼地热能源概观

印尼预计拥有世界最大的地热能源储量,约270亿瓦,占全球总量的40%。该国位于亚太“火圈带”,拥有独特的地域位置,这意味着其潜在储量可能远远高于目前的估计,而且为该国亟需转变为使用可再生能源来满足环境承诺并使其能源结构多样化提供了余地。目前,印尼已利用的地热能源仅占预估潜在总量的不到5%,约合1191兆瓦,是仅次于美国和菲律宾的世界第三大地热能源生产国。该板块的开发一直因为种种事宜而被推迟,包括缺乏项目资金、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以及投资者所面临的高风险,因为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简称PLN)作为单一买方,还有其他更廉价的选择。用于所有地热发电投标项目的PLN“电力采购协议”(Power Purchasing Agreement)的最终敲定以及关于开放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森林保护区的总统法令的颁布等关键问题进展将为加速该板块潜力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印尼地热能源概观

资料来源:印尼政府,2011年

印尼经济活动的加剧伴随着能源需求的增加,但是供不应求。灯火管制成为一个常态事件,并且产能的不足被经常认为是阻碍工业增长的绊脚石。目前全国的电力产能约为310亿瓦,伴随着每年以9%速度增长的需求。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2010年的数据,约80%的印尼发电量是通过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自2006年“快车道计划”(Fast Track Program)启动以来,已从燃烧石油转向燃烧更加廉价的煤炭。然而,自2008年起,为了开发可再生能源,主要为地热能源,以提供额外的10000兆瓦电力,政府推出了第二“快车道计划”。尤多约诺总统(President Yudhoyono)一直非常关注其在地热能源方面的承诺,并在2010年的世界地热大会(World Geothermal Conference)上雄心勃勃地表示要使印尼成为超级地热大国。该计划预计到2025年生产9500兆瓦地热能,这将推动印尼领先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地热能生产国。

2025年目标能源结构

印尼地热能源概观

资料来源:能源与矿产资源部(MoEMR)。

地热发电的有点是显而易见的,它能够利用该国丰富的资源来提供清洁、绿色的能源,而据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预计印尼有35%的人口无法用电。鉴于中东局势的不确定性及不断上涨的石油价格,地热能则提供了一种不会产生波动的能源,因为其价格始终保持平稳。该国的地热潜力同样被低估了。星能源公司(Star Energy)总裁布雷特•马蒂斯(Bret Mattes)曾告诉全球利益集团(GBG),270亿瓦的已探明储量仅表明,相比高温地热能,“澳大利亚正在利用的是低温(地热),而印尼的低温地热储量可能是无穷的”。增加地热能源的开采来满足国内需求将改善该国的能源安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腾出煤炭和石油等能源用于出口。

尽管益处明显,但该板块的发展迟缓,根据2010年的数据,仅开发了4.2%的储量。这一惰性并不是由于投资者缺乏投资兴趣导致的,而是因为重叠的政府法规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各个地方当局对于相关知识的匮乏和商议能够决定项目商业可行性的PLN电力购买协议所面临的挑战。同时,由于相对于石油和天然气,地热能源的勘探成本较高并且收回投资的过程较长,因此融资也较为困难。一项地热项目的的资本开支预计为每兆瓦300万美元,远远高于燃气或燃煤电厂,两者的资本开支分别为6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RMI集团总裁罗迈德•哈迪尤约(Rohmad Hadiwijoyo)解释说,银行仍然对地热项目感到厌倦,“银行只将目光放在传统方法上,你得到了什么及你会得到什么。他们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他们忘记了一点是,如果投资地热,你只需要投资一次。”新进入市场的参与者会发现融资尤为困难,因为只有当项目被量化后才能就价格进行协商,因此商业价值仍旧十分不确定。虽然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对于一个公共事业来说,投资回收期过长,因此风险和回报不是很有利。

印尼的电力是由国有公司PLN进行管理,其掌控的产能占总产能的83%,而且是所有发电项目的唯一买方。2011年初,期待已久的与PLN的电力采购协议(Power Purchasing Agreement)最终敲定。2011年第2号条例规定了PLN从地热发电厂购买电力的任务分配并要求设置一个电力购买的基准价格,取代了之前的第32/2009号条例。该条例将地热发电的收购价格上限设定在每千瓦时0.097美元,迫使PLN从未来所有的特许地热投标中购买电力。

虽然电力采购协议(简称PPA)是独立的电力生产商举双手赞成的一个举措,但其在实施工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按照地热法(Geothermal Law),地热特许投标是在国家级层面上进行的,而牌照却是由地方当局进行授权。PLN本身不参与投标过程并且没有机会选择其供应商,因此PPA必须在选择完承包商后再进行商议。作为垄断性买方,该公司有义务以补贴价格向公众出售电力,意思就是说相比煤炭,地热是一种昂贵的选择。最高能源公司(Supreme Energy)总裁苏博拉姆•桑托索(Supramu Santoso)曾积极参与游说PPA的实施。他告诉GBG,地热能源的购买不能无限期地依赖PLN,因为它是一个商业实体,因此价格一定是关键因素:“有关PLN的采购条例需要进一步改善。作为一家公司, PLN当下想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购买煤炭。如果从长远角度考虑,从现在起5年内,地热能将能够与煤炭相争而动摇我的选择。”因此,电力的定价及补贴的取消将在地热能源的进一步发展过程中成为一个关键因素。目前电力和燃料的补贴被纳入国家预算,2010年耗资59.9亿美元。因此,地热能的价值也就超出了其本身的利用价格,因为它腾出了如石油和煤炭等有价值商品用于出口。能源与矿产资源部(MEMR)宣布的预计在2014年-2015年之前取消补贴的计划将因此更加突出地热发电的投资效益。

自2001年以来,权力下放仍然处于调整阶段,并已促成各级地方政府对地热项目的合作。星能源公司的布雷特•马蒂斯注意到任何国家在这一阶段都会有的“磨合问题”,已成为当局各个部门所面临的挑战,并称“这需要时间去梳理,因为国家、区域、地区和省级的利益总是不尽相同”。根据2003年的地热法,所有开发商必须与负责分发特许牌照的地方政府合作。许多地方政府不具备搜集潜力地区数据、准确判断短期内权宜之计及有效管理投标所需的专门知识。每一项勘探项目的初始勘探所需成本预计在400-500万美元,超出了地方预算,所以在勘探开始之前,这一数据无法对区域进行有效管理。因此,运营商面临一个很棘手的任务,那就是在自身的项目野心和对地方社会的短期影响之间权衡。同时,考虑到与向政府上交一定比例收入的石油和天然气相比,地热能只有唯一一个买方,利益也并不那么明朗。

在加速地热发电发展的过程中,林业是另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据林业部部长朱基菲•哈桑(Zulkifli Hasan)表示,约80%的潜力区域都处于森林保护区。第39/2004号森林法(Forestry Law)禁止在林区和森林保护禁区进行露天开采。这一法律已成为阻碍地热勘探发展的主要障碍。在2010年2月颁布的总统令(Presidential Decree)正是来源于这一法律,允许在森林保护区进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热开采和发电站的建设。

在努力创造一个更有利的地热能源投资环境,以达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改善国内能源产能的双重长期目标的过程中,印尼政府已呼吁国际机构在刺激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同时着重将目光集中在地热能上并改革监管架构。据2011年3月的消息,世界银行集团(World Bank Group)和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已从“清洁技术基金”( Clean Technology Fund)为“地热发电开发项目”( Geothermal Power Development Project)提供高达4亿美元的资金。该项目旨在通过改善投标过程来帮助调动该领域的投资,并通过提供有吸引力的融资条件来帮助填补项目的资金缺口。目前正由印尼国家石油公司地热部(Pertamina Geothermal)进行勘探和经营的现有资源也将得到必要的加速推动。世界银行也在协助政府筹备“碳金融框架”( Carbon Finance Framework),以促进地热能项目的定价并提供足够的报酬。能源与工业部(Ministry of Energy and Industry)于2011年初设立的3900万美元的风险勘探基金是另一个值得赞赏的吸引投资者的举措。PPA协议的达成将加强地热能项目的商业可行性并鼓励银行和投资者支持现有及未来项目。

Global Business Guide Indonesia - 2012

icone share

Indonesia Energy Snapshot

Contribution to GDP: 3.44% (2016) Oil & Gas Imports: $1.22 billion USD (Jan 2016)
Proven Oil Reserves: 3.69 billion barrels (2016)
Proven Gas Reserves: 2.85 trillion cubic metre (2016)
Proven Coal Reserves: 28 billion tonnes total reserves (2015)
Proven Potential in Geothermal Energy: 27 GW
Proven Potential in Hydropower: 75 GW
Other Energy Sources: Coal Bed Methane, Biomass, Waste, Ocean Current, Solar, Wind.
Current Energy Mix: Petroleum 41%, Coal 30%, Natural Gas 23%, Renewables 6%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