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Business Guide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Energy in Indonesia
Sign up for the GBG Indonesia Quarterly Business Intelligence Report for the latest news on your sector.
Sign Up
能源 | 印尼的石油与天然气产业——上游的挑战

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印尼石油与天然气产业投资不足已阻碍了其发展。主要石油与天然气产区几近干涸,但却由于缺乏勘探而得不到新产区的接替。因此,2012年占GDP约4.6%的上游产业已无法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然而,尽管石油探明储量正经历难以补救的下滑,但天然气的前景明显更加看好。

印尼的石油与天然气产业——上游的挑战
人们认为,大部分可发现的油气矿藏位于印尼东部欠勘探地区。
 

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印尼石油与天然气产业投资不足已阻碍了其发展。主要石油与天然气产区几近干涸,但却由于缺乏勘探而得不到新产区的接替。因此,2012年占GDP约4.6%的上游产业已无法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然而,尽管石油探明储量正经历难以补救的下滑,但天然气的前景明显更加看好。

人们认为,大部分可发现的油气矿藏位于印尼东部欠勘探地区。寻找和开采将需要大量的投资及深海钻探。考虑到能源安全和国家财政收入,政府官员经常强调要提高上游生产。

2012年,石油与天然气上游产业实际投资上涨15%至161亿美元,继续呈上升趋势。然而,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其中只有14亿美元用于开采,137亿美元用于生产和开发活动,而余下的10亿美元则用于行政开支。

生产与储量

2013年上半年的产量下降至每天831,000桶,预计又一次无法实现国家预算中所列的目标。隐藏在这一趋势背后的原因是缺乏用于取代老油田的勘探和开发工作。根据英国石油公司的数据,已探明储量已从1992年的56亿桶下跌至2002年的47亿桶,2012年底又持续下滑至37亿桶。

与石油不同,尽管每年仍有强劲波动,但在过去的十年中,天然气产量已逐渐增长。据英国石油公司的数据,印尼的天然气年产量从2002年的697亿立方米增至2012年的711亿立方米,使印尼成为世界第十大天然气生产国。印尼的天然气已探明储量从1992年的1.8万亿立方米增至2002年的2.6万亿立方米,2012年底增至2.9万亿立方米,储量位居亚太地区第三,占全球供应的1.6%左右。

新探索

许多印尼盆地中的油气矿藏尚未得到大面积开发,提供了大量潜在的额外储量。虽然主产区目前集中在苏门答腊和东加里曼丹(天然气),但勘探的重点正向东部和海上转移。近代历史上最重大的发现当数目前有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经营的位于爪哇中东部的塞普区块(Cepu block),其被认为拥有6亿桶石油和480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政府对塞普区块寄予了厚望,2014年其产量有望超过其被发现后的十年,达到峰值。

国内市场变化

石油与天然气的国内需求正迅速增长,有望推动需求自愿或强制性向家庭市场转移。对于上游生产商,机遇与风险并存。在石油方面,额外的需求将越来越多地来自石化产业。

在天然气方面,由于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致力于将电网覆盖到偏远地区,市场增长受到了迅速上涨的电力需求的刺激。由于印尼的天然气产业历来为出口导向型,因此,向国内市场的转变面临着巨大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挑战。

非常规天然气

除了天然气(及凝析气),非常规资源正引起印尼国内越来越多的兴趣(详见“能源中的机遇:化石燃料以外的机遇”)。印尼的页岩气被认为拥有16.3万亿立方米潜在储量,但政府关于此的数据仍是推测数据。印尼国家石油公司(Pertamina)于2013年5月签署了一份北苏门答腊页岩气勘探与开发合同。由于相对较高的生产成本,印尼页岩气的商业可行性将取决于未来天然气的定价。

法规

印尼石油协会(简称“IPA”)等行业代表曾指责监管架构无法带来充足的上游投资。特别是,鉴于只有当开始生产后才能够开始回收成本,干井钻井被认为风险过高。产量分成合同(简称“PSC”)体制使承包商被迫承受前期风险。其他的产业投诉涉及征地和繁琐的许可程序问题。

讨论尤其围绕以下三个方面:

  • PSC的分配:重申以前的声明,SKKMigas表示其计划在以后的项目中给予承包商更大的产量份额。
  • 成本回收:2010年第79号政府条例规定,承包商可通过其产量份额回收经营成本,但此等规定的应用仍存在某些不确定性。
  • 国内市场义务(简称“DMO”)要求承包商向国内市场销售高达其PSC份额的四分之一,以帮助满足国内需求。

 政治

人们更普遍担心的是石油与天然气产业悬而未决的体制环境。2012年11月,由宪法法院经手的前上游监管机构BPMigas的突然解散不免使投资者担心现有合同可能的命运和未来法规可能的方向。

当局正承受增加石油与天然气上游产量的压力,远不止缓解印尼贸易赤字这么简单。总统苏西诺·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强调,全球企业的财政力量和专有技术仍然是非常必要的,希望民族主义情绪将为能源安全让出位置。

Global Business Guide Indonesia - 2014

icone share

Indonesia Energy Snapshot

Contribution to GDP: 11% (Q3 2015)
Oil & Gas Imports: $22.8 billion USD (Jan-Nov 2015)
Proven Oil Reserves: 3.7 billion barrels (2015)
Proven Gas Reserves: 101 trillion cubic feet (2015)
Proven Coal Reserves: 28 billion tonnes total reserves (2015)
Proven Potential in Geothermal Energy: 29 GW
Proven Potential in Hydropower: 75 GW
Other Energy Sources: Coal Bed Methane, Biomass, Waste, Ocean Current, Solar, Wind.
Current Energy Mix: Petroleum 41%, Coal 30%, Natural Gas 23%, Renewables 6% (2014).